控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控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马天放老人退休后还要打工为病儿挣药费

发布时间:2020-03-04 14:29:20 阅读: 来源:控制阀厂家

别人退休了在家安享晚年

马天放老人还要打工为病儿挣药费

儿啊,我死后谁来照顾你?

记者 尹歆

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对子女的关爱从来都是无以复加的,这种不计回报的付出便是血浓于水的亲情。马天放老人今年64岁,和其他老人退休以后安享晚年不同,为了给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儿子治病,已经年迈的他依然在工地上打零工,他不敢也不能松懈,他在以父爱的名义支撑着这个家。

儿子患精神分裂 搬家为就近治疗

8月2日,记者在金鸡坡油库附近一处宿舍楼内见到了马天放老人。老人告诉记者,他原是搬运公司的一名职工,2010年房屋拆迁后,从官牌夹社区搬到了金鸡坡。因为靠近精神病院,方便儿子就近治疗,几年来他和儿子一直租住在这里。记者走进老人租住的房间,一室一厅、仅有40平方米的房间十分简陋,一张床、几个柜子和几把椅子就是老人的家当。除了一台老式电视机、一台电风扇,再无其他的家用电器。

事情还要从几年前说起,2009年,马天放老人25岁的儿子因感情问题患上忧郁症,渐渐地病情越来越严重。他给别人开货车,把别人进货的钱给花掉了,我只好四处借钱帮他还债。因为儿子的行为越来越不受控制,犯的错也越来越多,老人经常要为儿子的过失买单,这令本就困难的家庭背负了更沉重的负担。2010年,儿子被查出患有精神分裂症,于是工作也没法继续做下去,只好待在家里。从此,马天放老人便开始担负起照顾、治疗儿子的重担。

儿子发病时狂躁不安 老父亲担心彻夜难眠

儿子发病时十分狂躁,家中的门、窗、桌、椅几乎都有被打砸破坏过的痕迹,而老人稍有制止便会招来一顿拳脚。儿子在家时,我就睡在这里。老人指着客厅里的一把长椅告诉记者,因为儿子经常犯病,为了不刺激他,给他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老人把仅有的一间卧室留给了儿子,自己则长年睡在客厅的长椅上。

他发病的时候经常跑到外面去。找不到儿子,马天放老人彻夜难眠,只有在家守候等儿子发泄后自己回来。担心儿子在家发病时乱用刀具、煤气,马天放老人不敢在家烧火做饭,只有在邻居家借火。为了给儿子治病,他省吃俭用,平时仅以稀饭、豆腐乳垫肚。几年下来,老人为这个儿子操碎了心,愁白了头。

年迈还在打工挣医药费 担心身后儿子无人照顾

虽然,马天放老人每月能拿到1500元社保金,但儿子住院期间每个月光生活费就需要1100元,再加上房租,余下的开支所剩无几。马天放老人告诉记者,儿子每年住院治疗费用和平时服用抑制类药物的费用,大约需要1万元,这笔钱则大多出自老屋拆迁的过渡费。现在2万多元的过渡费已经所剩无几。为了继续维持儿子的治疗,老人只得在附近工地上找些拉电线、刷油漆的工作,挣些微薄的收入贴补家用。

现在,老人每天除了做工外,便是去医院看望和陪护患病的儿子。前不久,马天放老人去探病的时候,儿子突然发病,将滚烫的开水泼在了老人的身上,腿上的水泡好几天才消掉。虽然生活艰辛,但在马天放老人身上,记者能感受到父爱给予他的坚强,尽管已经64岁,满头白发,他仍在尽力保护着儿子。我已经帮儿子办了医保,最近还帮他申请了低保。可是谁又知道,做过3次手术的马天放老人,自己至今还没有医保,他能做的唯有祈求自己不生病。但岁月不饶人,马天放老人开始担忧起来,因为无力承担拆迁还房时需缴纳的费用,他希望能申请到一间廉租房,让自己的负担轻一点,同时也为儿子留下一块立足之地。

天津定制工服

临沂定制防静电工服

哈尔滨西装定制

山西订制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