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控制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城市管理是政治也是科学

发布时间:2020-03-02 11:01:30 阅读: 来源:控制阀厂家

因为居民水表屡屡被冻损,自来水供应部门受到市民的问责与追究,这一城市供应学的失败案例,让我们认识到,城市管理不仅仅是政治,也是一门科学。

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成果,是国民对经济常识逐一认识,比如现在有很多人都能认识到:垄断是要不得的。

(一)

这里有一个例子。

有一年,《羊城晚报》爆出一条新闻:中国电力两年违法收费27.4亿。该消息称,国家技术监督局组织力量对全国17个省的企业生产的34种电表进行了抽检,结果发现,75%的电表都出现了正误差,即人们所说的走的快。对家庭正在使用的电表检测的结果更令人感到吃惊:偏差最大的要快28%,大多数快10%左右,也就是说居民要无端地多掏10%~28%的电费。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些电表生产企业最终道出了实情:目前企业生产的电表大都是由电力公司统一购买后安装给用户的,一些电力公司为了获取不正当的利益,私下要求企业在生产电表过程中将电表调快,而且是越快越好,否则,就会以你的产品不合格而拒绝收购,企业为了经营和效益只好从命。

有评论因此指出,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是造成电力部门获取非法利益的关键因素,长期以来,电力部门不仅垄断了电力的经营,而且包揽了一切电表的校对与安装。

垄断带来的另一种黑暗则是你别无选择!

2006年,我在笔政《九江壹周》期间,曾遇到数家啤酒经销商投诉某啤酒经销商不正当竞争。尽管各方各执一词、是非难辨;尽管这个某啤酒的经销商再三强调他们推行的是一种全新的营销理念但大面积地和零售商签订独家垄断经营协议、并且拥有对违约零售商实施处罚的权限,这样的商业行径最终的结果是市场垄断地位的形成。

这样的企图应该是我们坚决反对的。我们知道,某一行业实际是由许多家厂商所构成的,每家厂商只生产该行业产品中的某一种,在这样的状态下,每一个厂商都是价格接受者,他们将按市场的既定价格出售他们各自的产品但这样的描述在垄断的前提下是不准确的,因为形成垄断的厂商是价格搜寻者,他们可以在很大的价格选择范围内出售其商品。说白了就是我想卖什么你就得买什么,我想卖多少你就得多少买。

最典型如我们日常不可或缺的水、电和通讯开支,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你觉得这样的市场有意思吗?垄断者也许会觉得有意思,但消费者本应有的因良性竞争带来的实惠、优质的服务和琳琅的品种,都将因为别无选择而告终结,而没意思。

(二)

2011年11月初,卫生部为促进母乳喂养,保护母亲和婴儿身心健康,起草了《母乳代用品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布并征求意见。该办法将规定生产与销售者不得促销母乳代用品、全面禁止母乳代用品广告、医疗机构不得代售母乳代用品。

这样的政治个案,立刻引发了全国各地新闻媒体的兴趣。

媒体之所以感兴趣这个话题,是因为它彰显了民间参政议政的兴趣与需求如何从制度上解决将政府决策转化为社会决策的机制(或程序的选择)公共选择理论告诉我们,这些机制或程序,可以通过直接方式(比如全民投票)、或者指定代表(比如通过人大代表或者类似妇联这样的组织向政府提交意见)的间接方式,显示公民对公共事务管理的抉择与确定不管卫生部是不是在走形式,起码它摆出了一个将政府决策转化为社会决策的态度,这应该是值得肯定的一种进步。

促进民间对公共事务的参加,增强其在经济政策中的发言权,对任意滥用的公共权力起到了一定的限制作用。

这一认识暗合了现代治道理论的概念阐述。治道为英文GOVERNANCE的汉译,是20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国际政治学和经济学界新拓展的一个研究领域,世界银行的一个专家研究小组在这一领域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使之迅速获得国际学术界的承认,并成为一个颇具潜力的新兴研究领域。

治道理论研究发现:在非市场经济情况下,政府总是在一个很小的权力范围内秘密作出某项经济决策,公众对决策所造成的经济后果作出的激烈反应,常常让政府惊讶不已;若是在决策之前社会上有公开的和充分的讨论,那么,不仅会改进政策设计,而且也使得政策更容易被公众所接受。

比如,当政府屡屡被一包奶粉搞得狼狈不堪时,百姓中的一些反应是激烈的,有民众在互联网留言说:是否母乳喂养是我们自己的自由,何劳政府下文禁止?这个时候,在民众与政府之间,实际是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的,政府不知道民众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抵触情绪,而民众也不知道政府用心何在。

这种信息不对称的存在,对政府一项政策的推行显然是有害的。

根据福利经济学原理,向民众提供公益物品是政府的天职,纯粹的公益物品供给是典型的政府垄断经营领域,比如社会安全感的供应与保障。食品安全当然应该属于社会安全感的范畴,其目的是要保障一个社会有良好的生存环境,一旦这个良好的生存环境形成,受益方应该是社会的每一成员,用经济学理论来形容,就是一旦得到了充分的供给,那么它的边际享用成本实际上是零。

既然有供给的概念,相对应的就应该有购买与付费的概念。当某一公益物品的边际享用成本为零时,政府不仅成为这一公益物品的供应方,更是这一公益物品的采购方。

解决公益物品有效供给之道,还在政府与市场的共同努力。

(三)

几年前,一位叫庞标的律师在京津塘高速上遭遇交通事故造成的大堵车,约70公里的路程庞标却开了1小时40分钟。为此,庞标以京津塘高速公路未能提供高速行驶条件、却仍然原价收取了高速公路车辆通行费涉嫌违约为由,状告其经营者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要求对方返还他当日所交车辆通行费的一半:12.5元。

这一诉讼立刻引起各方面关注,国家发改委在此之后专门出台了一个有关高速路达不到原设计速度应减免高速费的相关文件所以庞标会说,即使官司败诉的话他也不会上诉了,因为他的诉讼目的已经达到。

应该说,这是一起典型的因为较真引发的诉讼。

类似的较真行为过去也有些,比如对火车餐车所售食物涉嫌偷税漏税的诉讼,对机场商店涉嫌谋取暴利的诉讼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失误的话,这些在普通国人眼里司空见惯的事情,都是因为一些法律界人士的较真而被提请诉讼。

很多年前读过龙应台的一篇文章,说她在大陆坐出租车时总是理直气壮地要求司机将车载广播关闭、严禁司机抽烟、打手机龙应台的理论依据是:从我坐上出租车的那一刻起,直至我下车,这个时间段里的出租车就是租赁给我了,我有支配这个时间段里这个空间的权力话说得有些绕,但道理还是容易让人理解的,甚至让我们这些消费者恍然大悟。

比如我们坐火车,那位买的是站票,价格和座票却是一样的,这其实对买站票的乘客和买座票的乘客都是一种不合理对前者而言是支付同样的货币却不能购买到同样的服务,对后者而言则是本来由114人共享的空间被强行出售给更多的人共享。

只要留意,我们会发现,在我们这个社会中,类似这样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不合理现象到处都有,最常见的是那些被我们称之为霸王条款的玩意。

这些让我们习惯吃亏的现象为何呈丛生状?

经济学家的解释是,这是计划经济时代所推崇的一种功利主义道德观的后遗症。计划经济时代的社会道德观,是每个人都被要求以国家和集体利益为重,以致牺牲个人利益也在所不惜。这种以社会最优为己任的市场分配机制,被经济学家定义为功利主义统治下的经济模式。

这种功利主义道德观的后遗症,就是让我们这个社会的很多利益集团,至今还心安理得地打着集体、甚至国家的旗号,侵占我们个人的合法权益。

黄茂军

潍坊艾玛妇产医院

北京方舟皮肤病医院

太原市迎泽区中心医院

北京华尔医院